革命战争年代胶东黄金密运党中央

2021-07-19 12:18:57 来源: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 作者:

  中共党组织在招远县九曲村的地下采金委员会旧址。

  日军在玲珑矿区开凿的“玲珑通洞”。

  中共烟台市委党史研究院(烟台市地方史志研究院)

  中共招远市委党史研究中心(招远市地方史志研究中心)

  抗日和解放战争时期,共产党的经费极端匮乏,尤其是对黄金的需求特别迫切,可以讲,黄金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党领导革命事业成败的关键因素。那么黄金来自哪里?怎么来的?数量又是多少呢?近年来,烟台、招远两级党史部门查阅了大量的档案资料、文献史料,积累了许多当事人、知情人的回忆、讲述,在此基础上,又采访了一些有关人员,最后经过反复研讨论证,基本给出了关于“黄金问号”的答案,揭秘了胶东军民向党中央密送黄金的历史真相。

  胶东军民为什么送黄金

  (一)党中央急需战争经费。

  抗战年代,既有军事上的鏖战厮杀,又有经济上的殊死斗争。位于延安的党中央、边区政府和军队的经费十分短缺。抗战初期,边区财政收入约半数依靠苏联和共产国际的援助以及国内外爱国人士的捐献。抗日统一战线建立后,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但国民政府核发的军饷极为有限,按八路军三个师4.5万人计,月仅法币63万元,最多时不过75万元;新四军月应发18万元,但实发仅8万元,后增至13.5万元。抗战中后期,战争消耗剧增,但国民党政府唯恐共产党军队壮大,不时克扣甚至停发军饷,并实行经济封锁,阻断外援,致使根据地党政军经费愈加困难。尤其在弹药、医药购置和外事处理等问题上,更是举步维艰,因为这些事项只能用黄金和外汇办理。当时,党中央手中的黄金与外汇存量极端匮乏,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领导对此甚为关切。毛泽东说:“把票子搞到延安什么东西也买不到,多搞些‘通货’(即黄金)比较好。”黎玉(时任中共山东省委书记)曾于1938年上半年,去延安向党中央汇报工作,亲身感受到延安的财政紧张和拮据,提出利用山东胶东产金的有利条件,向党中央输送黄金,支持延安经济,缓解中央压力。回到山东的黎玉立即指示胶东党组织,不惜一切代价,筹集黄金支援党中央。

  其时,东北、华北的黄金矿区皆被日本占据,山东是抗日前线和根据地,黄金主产地集中在胶东和鲁中,而胶东地区的招远则占据其中的绝大部分。中共山东分局受命后,立即想方设法在胶东等地密筹。筹金送延安,不仅是一项急迫的经济任务,更是一项重要的政治使命。

  (二)胶东多黄金招远为最。位于胶东半岛西北部的招远,自古盛产黄金,素有“金城天府”之美誉。在招远长达百余里的地域里,分布着2000多条可供开采的金矿脉,探明金储量上千吨。招远玲珑金矿享有“亚洲金矿之冠”盛名。

  (三)列强纷纷染指“中国金”。丰厚的黄金资源是中国的国家财富,却长期被外来侵略者所觊觎。德国和美国都曾以各种借口对玲珑的黄金资源进行过掠夺。辛亥革命前后,日本三菱公司等先后涉足招远玲珑金矿。1917年,日本山铁管理部将对玲珑矿田的调查记录整理成5000余字的《招远金山调查资料》,此调查资料被满铁产业部称为“贵重资料”。1924年2月,日本资本家中山展次郎与李道元签订了“暂时代采买卖矿石契约”,拼凑了中山矿业公司。中山矿业公司把玲珑山和罗山划为两个矿区,抢挖富矿包,日出矿200吨,每吨含金100克以上。1936年5月,日本资本家在玲珑建成投产一座日处理150吨的机械化选矿厂。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在全国抗日怒潮影响下,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于1937年12月,派兵到玲珑将厂房设备全部炸毁。1939年2月27日,日本占领招远县城,第二天就重兵占领玲珑金矿,并迅速重建150吨机械化选厂,开始对招远黄金的新一轮掠夺。

  在经历了一次次黄金被外来侵略者抢夺的现实后,胶东军民心中早已蕴积着一股反抗的力量:保卫黄金,为国而战!

  胶东军民怎样筹集黄金

  胶东党组织接受任务后,立即建立健全采金领导机构,派员到招远密筹黄金。1938年7月,中共胶东特委(1938年12月改称中共胶东区委)就在招远九曲(今阜山镇九曲村)成立招远采金管理委员会,秘密领导招远及周边的采金活动。同时还成立了各级工会组织领导胶东地区人民开采金矿。1940年8月,中共胶东区委撤销采金管理委员会成立玲珑采金局,下设武装护矿队,保卫黄金生产。是年9月,在灵山成立采金委员会(当时在招远主要有两个采矿区,一是玲珑、九曲一带,二是蚕庄、灵山一带)。

  这些党的组织一方面积极组织广大群众,并教育和争取采金矿商,大力发展黄金生产;另一方面带领抗日群众同日本侵略者展开了多种形式的反掠夺斗争,从敌人手中夺回黄金。

  (一)直接控制金矿,组织矿工采金。

  1.自行创办金矿,发展黄金生产。为筹集黄金,中共胶东特委(区委)在招远秘密筹建金矿,领导群众采金。罗山一带的九曲、欧家夼和蚕庄的金钱沟、虎头沟等地,都曾有共产党创办的秘密金矿,把玲珑金矿田、蚕庄金矿田内的主要矿田、富矿田,租赁给老百姓,实行个体生产。鼎盛时期,矿点达到200多个,投入黄金生产的人数大约有3万多人。当时的黄金,主要靠土法提炼,生产出的成品金,按照租赁协议,都筹集上来。由于成立了专门机构和工会组织,又实行了一系列的优惠政策,极大调动了群众的采金积极性,黄金生产得以快速发展。

  除了实行个体生产外,胶东党组织还成立了多种所有制形式的黄金生产组织,如由采金局出资办的公营金矿,由采金局和矿商联合办的公私合营金矿,由矿工集资办的合作社金矿以及矿商自办的私营金矿。这些生产组织每年的税金(主要是黄金)也有数万两。

  进入解放战争时期,胶东党组织对招远金矿的领导和管理逐渐由秘密、半公开到公开。1945年8月21日,周恩来副主席通过延安新华广播电台向全世界宣布:“华北第一大金矿——玲珑金矿,解放了!”抗日军民从侵略者手中夺回玲珑金矿,由胶东党组织直接领导采金工作。其间,中央领导倍加关心招远黄金生产,胶东行署也从人力、物力上给予金矿大力支持,玲珑金矿很快恢复了生产。有了党中央的关心及上级的支持,招远黄金产量大增。

  2.巧妙夺取金矿,扩大黄金生产。1939年2月,招远最大的金矿——玲珑金矿被日军侵占,而其他一些较小的矿点则被国民党的地方保安团所控制。为筹集更多的黄金,胶东党组织决定秘密控制金矿,团结工人群众掘金。

  据《烟台文史资料》记载,1939年冬,中共胶东区委书记王文特地交给苏继光(时任胶东区职工抗日救国联合会主任)一项任务:到招远筹集黄金,要求其“像钉子一样深深地钻进金矿,扎下根,确保完成任务”。当时,招远蚕庄、灵山一带是重要产金区,下面的七八个矿场控制在不同的矿主手中。苏继光化装成矿工融入到蚕庄金矿矿工队伍,并逐渐成为了矿工的主心骨。他了解到天津籍矿主许老板既拥有采矿权,又有枪支,且与国民党地方武装孙务本矛盾很深,于是以国府官员和山东省总工会的名义“视察”金矿,取得许老板信任,得到所藏枪支,组成8支工人护矿队,有效地控制了矿区生产。随即,苏继光又与王文磋商,以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特派员”的名义,前去传达军令部“指示”,要求各方配合胶东作战,遏制日寇掠夺黄金,迫使孙务本主动撤离蚕庄金矿区,旋即由八路军第五支队十四团一营进驻,全面掌控了蚕庄金矿。之后,中共胶东区委又拨款1.5万元新办金钱沟金矿,以5万元矿租费再办隆兴金矿。同时采用招标办法,对外租赁矿点采矿权,集中收购黄金。

  (二)开展反掠夺斗争,从敌人手中夺金。

  1939年2月底,侵华日军占领玲珑金矿,并叫嚣“宁失招远城,勿失玲珑矿”,可见玲珑金矿的重要性。为对矿区严加防守,日军在不足两平方公里的玲珑矿区屯驻了一个日军中队和七个伪军中队,共千余人,在四周山顶上修筑了七座炮楼,矿区周围架起了三层电网和铁蒺藜,在矿区的唯一通道上设立三道岗哨。距离矿区最近的玲珑镇大蒋家、小蒋家村老百姓全被赶出家园,进驻一个伪军连和一个机枪中队,玲珑四周的大园、九曲、台上和欧家夼等村,也均设立了日伪军据点,玲珑金矿被日寇围守得水泄不通。

  为了更多地掠夺黄金,日军还将血腥的魔爪伸向玲珑金矿周边的小金矿,把蚕庄矿区的金钱沟、虎头沟等金矿据为己有,赶走采金群众,改由他们开采。面对日伪军的军事占领和疯狂盗采,胶东党组织向敌占区金矿派遣得力人员,团结采金工人乃至爱国资本家,与日伪军展开惊心动魄的矿山之战,被称为“虎口夺金”。

  1.秘密潜入金矿,带领矿工智取黄金。1941年6月,中共胶东区委安排人员秘密潜入敌人占领的玲珑金矿,并制定了一系列行动方案。一方面,秘密组织矿工罢工或怠工,破坏生产设备;另一方面,秘密收集黄金、水银、雷管和炸药等,上交组织支援抗日。

  根据中共胶东区委指示,地下党员姜选(国营招远金矿第一任矿长)在玲珑金矿内实施“虎口夺金”计划。为了把金精粉带出,矿工们想出了许多巧妙的办法,有的藏进破棉袄里,有的夹在双层的鞋底里,有的藏在挖空的棍棒里和送饭的篮子里,有的把汞膏(也叫混汞金,回去加热使水银蒸发即得到品位很高的金子)塞到菜饼子里,一边吃着一边接受门岗检查。同时利用各种方法争取教育伪军。张万相是一位日本人的翻译,他和妻子都在玲珑金矿工作。当地武工队队长李刚得到消息,张万相要携妻子回老家探亲,就趁机做其思想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不仅安排了用餐,还派人将他俩一直护送到目的地。张万相万分感动,当即表示愿意帮助八路军武工队。后来,日本人觉察到黄金生产出品越来越少,怀疑工人中有八路军,几番搜查没有结果,就安排特务打入矿工内部,企图发现党的地下组织,张万相及时将情报报告姜选,姜选和工友们随即周密计划,制定对策,很快将特务挤走;姜选本人不仅组织矿工往外带黄金,而且还利用自己选课长的特殊身份秘密运出大量黄金和水银。

  2.伏击敌人运金车队,武装夺取黄金。虽然地下党组织发动矿工利用各种办法筹集黄金,但数量毕竟有限,大批的黄金仍然在日寇手中,一车车富矿石和成品金从玲珑金矿运出,流向日本。据招远县党史资料第一辑《日寇对玲珑金矿的掠夺》一文表述,“八年抗日战争时期,日寇从这里掠夺去的黄金约16.5吨,白银38.45吨,此外大量的铜和硫也被截去了”。为了尽快筹集到更多的黄金,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胶东的党组织决定,采取更加直接的方式夺取黄金,武装截击日寇运金车。

  当年日本掠夺的黄金主要是通过招远到龙口港的龙招公路,然后经龙口港海运日本,从玲珑到龙口港沿途要经过数十个村庄。尽管日寇在这条公路上每隔几里就修建一个据点,岗哨林立,重兵把守,要想截击运金车困难重重,但胶东军民团结一心,紧密配合,与日寇斗智斗勇,截击运金车之战取得了一次又一次胜利。

  1939年7月3日,八路军第五支队十五团三营,在龙招公路的张星镇大郝家村西处,伏击日军运金车,激战1小时,炸毁敌人汽车3辆,缴获武器和金矿石等物资一宗。1942年4月28日,八路军五旅十三团二营在招北县地方武装的配合下,在龙招公路的张星镇槐树庄村处,扮成出殡的队伍,以麻痹敌人。待敌人运金车靠近后,战士们迅速从棺材里拿出武器,投入战斗,击毙敌人10余名,俘获敌人20余名,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军用品和金矿生产原料。1942年7月21日,地方抗日武装配合八路军五旅十四团,在招远大秦家沙埠村公路两旁设下埋伏,伏击日伪军6辆运送金精矿粉的汽车。此次战斗,炸毁敌人汽车6辆,击毙、俘获敌人49名,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和全部金精矿粉。

  1945年8月8日(农历七月十五日),正是即将迎接“八一五抗战胜利”的前一周,北海独立营得知一条重要情报:侵占招远玲珑金矿的日军,计划将没有运走的黄金及矿砂、矿石通过龙口港运回日本。姜天真所在北海独立团二营通过提前布防、埋设耕钯、树枝挂雷等方式一举将鬼子全部消灭,截击6辆载满金矿石的运输车,打了一场漂亮的伏击战。

  从1939年到1945年,胶东军民密切配合,先后在龙招公路沿线的沙埠村、小李家、张星、槐树庄、黄山馆、张华山头等处,多次伏击日寇的运金车,炸毁敌汽车30余辆,消灭日伪军200多名,缴获了大量富矿石、金精矿和军需、生产物资。“虎口夺金”既筹集了大量的黄金,又阻滞了日寇的掠夺。

  (三)建立地下收购站,从群众手中收金。

  抗日战争时期,除日寇大肆掠夺黄金外,一些私商也在大量抢购黄金,对此,胶东党组织专门建立了负责收购黄金的地下收购站,通过多种形式与日寇和私商争购黄金,当地的党组织也积极配合,宣传黄金对共产党抗战的作用,教育广大群众资共不资敌。当时黄金收购工作不仅风险大,而且要绝对保密,即使对自己的父母、妻儿都必须守口如瓶。

  地下收购站从群众手中收金这种形式,在抗战时期为党筹集黄金的数量十分可观,仅在玲珑一带,每周便可收购黄金50—60两。仅1942年,共产党的地下收购站就收购到黄金3188两。

  解放战争时期,人民政府对黄金收购基本上全面控制。据《招远县志》记载,1946年4月,北海银行胶东分行为了加强黄金收购管理,在玲珑矿区设“裕丰分号”,在灵山矿区设“灵山分号”,专门负责黄金收购。1948年,山东省政府发布布告,一切金银、铜元,不准在市场上作货币使用,严禁私自买卖,金银由银行部门统一收购。

  胶东军民怎样送黄金

  (一)运送黄金的方式。胶东向党中央送黄金,采取集中与分散结合、分段接力赛的方法,秘密进行。一般先将在招远等地通过各种形式筹集的黄金,集中到中共胶东特委(区委)驻地或指定位置,然后安排上交。

  1.运金部队密送。

  当时胶东向党中央送黄金等物资,主要是由中共胶东特委(区委)和胶东共产党的部队组成的一批批运金小分队,冒着枪林弹雨和流血牺牲,秘密送到山东党组织的驻地——鲁南地区,后转送党中央,或直送党中央。

  1940年6月,中共胶东区委派林一山(时任中共胶东区委委员兼宣传部长和统战部长)率部从招远将黄金送到鲁南区,之后又分别派苏继光、陈文其等率部队护送共约2万两黄金到中共胶东区委,然后转送驻鲁南的一一五师。

  1940年冬,贾若瑜(时任抗大一分校胶东支校副校长兼八路军第一纵队教导团团长),带领两个营的兵力,护送近3万两黄金,前往山东分局。

  栾志山(抗战期间在中共招远县委和北海银行胶东分行做党的交通和保卫工作)曾回忆:1941年的冬天,我们在北海银行刚把200斤金条、元宝、银元用箱装好要运往西海,突然来人报信,敌人来了,我们忙把金银箱子扔进老垛顶后竹园村的一眼井里,两天后将金银捞出,总算安全地将金银押解到了西海。这次押送的金银有3000多两。

  据当年送金小分队班长王德昌回忆:1943年秋天,一支二十余人的送金小分队,在队长“孙大个子”的带领下,每人携带四五十两黄金,夜行晓宿,长途跋涉,由鲁经冀入晋,到达山西境内汾河流域一个叫雁鸣渡的河畔时,与日军突然遭遇,我们决定背水一战,共立誓言:“人金共存亡,宁丢性命,不丢黄金。”孙队长临机将队伍一分为二,两人的黄金集中由一人携带,一半人渡河送金,一半人阻击掩护,结果黄金送达了延安,但阻击人员全部牺牲,渡河的也牺牲二人、伤三人,包括孙队长总共十四人捐躯。

  1944年5月,南掖独立营与平西四区队赶着20头骡子,驮运铁、木箱40余个,装的全是金银及小手榴弹,金银送中央,小手榴弹送清河军区。

  据在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工作的谢华回忆,他任中共招北县委副书记时,曾亲自部署小分队向鲁南区送黄金,其爱人也亲自参加过女子送金行动,并跨过了胶济线至鲁南区。

  2.胶东党组织的领导到鲁南区开会时捎带。

  1940年9月,曹漫之(时任胶东北海区行政专员公署专员),趁去省参加行政会议的机会,带领一个约八百人的精干团,穿着特制衣服,将约6000两黄金和一宗北海币、法币,历尽艰险,安全送到山东分局。

  1944年7月,胶东区行署财政处处长孙揆一、民政处副处长田祥亭,带领数十名干部,趁参加山东省战时行政委员会会议之机,押送几十匹骡子驮的一批黄金和布匹,从海阳古现村出发,由胶东主力部队护送过胶济铁路,再由滨海军区部队接送,经过滨海通道,运送到山东省战时行政委员会。

  3.由山东转运党中央。

  1940年胶东党组织派遣苏继光,先后三次向鲁南区送黄金2万两,后由鲁南区委领导到延安开会时将黄金转送党中央。周恩来副主席、朱德总司令对此感叹不已,并告诉鲁南区委领导,以后有机会,让筹黄金的苏继光等三位同志到延安见面。由于战事频繁,一直未能成行。“文化大革命”中苏继光遭到迫害,理由是“把黄金送给国民党南京政府”,周总理得知后说:“我知道这件事。当时苏继光同志是把黄金送到了延安,不是送到南京。他是个大功臣,朱老总也可以证明嘛!”苏继光因此受到保护。

  据中共湖西地委组织部长陈璞如的爱人苏健回忆:1943年,山东分局书记朱瑞去延安参加七大会议时,也带去了黄金,为此有人特撰《朱瑞腰缠黄金去延安》。其它史料也记载:当年刘少奇、徐向前等领导人离开山东时,也都有携带黄金回党中央的经历。

  据薛暮桥在《山东解放区的经济工作》中记载:当年仅由他亲自安排,从山东用海轮秘密送到上海,经过中共设在上海的地下经济机构——华益公司(地下秘密金库),支援全国解放战争的黄金和美钞,就折合黄金至少12万两。

  4.通过银行秘密转运。

  查阅史料发现,在党组织的安排下,胶东还把黄金交给青岛、烟台地区由共产党控制的银行,他们再按照银行的交易规则,将黄金秘密转运到上海,然后由上海转交党中央。

  (二)运送黄金的路线。送金的路线,因受战争环境制约,不同时期走不同的路线。

  1.“渤海走廊”。据王文正(时在胶东区行政公署秘书处工作)回忆:1939-1943年间,主要是经“渤海走廊”运送,即从共产党在胶东的招(远)、莱(阳)、平(度)、掖(县)边区根据地出发,经胶莱河、昌邑、潍县北部沿海地区、清河区寿光等县,南穿胶济铁路进入鲁中区、沂蒙山区、山东分局驻地。

  2.“滨海通道”。据王文正回忆:1943年8月,为加强对胶济铁路东线的对敌斗争,胶东军区参谋长贾若瑜率领第十四团一个营的兵力,越过胶济铁路配合滨海军区部队执行打通胶东和滨海两地区联系的任务,打通了胶东和滨海地区的交通线。1944年秋后,送金路线由“渤海走廊”改为“滨海通道”,即从胶县、高密穿过铁路,经滨海区诸城等县直达山东分局所在地。

  3.“海上运输”。解放战争初期,运金通道一度改从海上运输,从烟台港出发,运送上海,再运送到延安或香港。在中央档案馆查阅到的一封1946年12月6日周恩来总理(时任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签发的AAA级电报手抄件,电报上写到:“张黎并转胶东党委,一、据董亥支电有登陆艇一支装救济物资千余吨到烟台请勿误会,并告刘恕将两千两金子装好并准备土货随船回沪,……周恩来亥鱼。”这份电报证实了胶东黄金海上运输通道的存在。

  胶东军民送了多少黄金

  (一)抗日战争时期胶东向党中央密送黄金13万余两。

  谷牧(原国务院副总理)在《谷牧回忆录》中讲:“因为山东根据地的经济工作做得比较好,再加上胶东招远等地出产黄金,山东根据地给党中央和兄弟根据地做出了许多贡献。据初步估计,山东根据地在抗日战争期间上交黄金约有10万两之多,多采用由成批派往延安学习的同志(及护送部队)随身携带的方式。”

  《烟台文史资料》第五集记载,“据当年从事收购黄金的几个老干部估算,1938-1944年,在日伪严重破坏和奸商倒卖的情况下,招远共筹集上交黄金13万多两,为支援抗日战争做出了重要贡献”。

  (二)解放战争时期仅胶东的招远就生产黄金22万余两。

  玲珑金矿于1945年8月21日解放,1945年8月23日第881期《大众日报》刊发头条新闻:“我第三路前线大军占领华北第一大金矿。(新华社山东分社胶东23日10时急电)”文中提到“玲珑金矿可容纳工人3万,每日可产金300两”。日军投降前,共产党做了大量前期准备工作,确保玲珑金矿完整接手。日本投降后,胶东行署北海采金办事处直接领导招远的采金。为迅速恢复生产,党中央和山东省委也派专人到玲珑金矿帮助工作。

  “解放战争时期,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人民政府立即组织群众发展黄金生产,支持解放战争。原日本侵占的玲珑矿,由政府接管,九月份就恢复了生产,年产黄金3万多两。”“解放战争时期,人民政府对黄金收购,已基本上全面控制,主要是和私商黑市的斗争。”这一时期生产的黄金基本全部上交政府,据《招远县工商银行志》记载,1946-1949年,全县黄金生产达到22.8571万两,都直接支援了人民解放战争。

  胶东军民送黄金的意义

  胶东向党中央密送黄金历史意义——以特殊的方式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和新中国的建立做出了特殊的贡献。

  (一)有力地支持和保障了党领导的抗战和解放事业。抗战和解放战争时期,黄金在中国革命进程中的作用不可替代,购置武器、军需、药品及外事活动都需要黄金。随着战争的不断扩大和深入,黄金亦变得越来越珍贵,成为影响中国革命成败的重要因素。党中央期盼黄金,中国革命急需黄金,黄金是共产党事业的物质基础,是人民军队的生命线。胶东军民倾其所有,密送黄金,不仅化解了党中央的燃眉之急,而且成为党领导抗战和解放事业的重要经费来源,从经济上保障和支撑了中国革命的胜利。

  (二)极大地锻炼了胶东的革命队伍。胶东军民向党中央密送黄金,涉及面广,时间空间跨度大,面临的环境复杂曲折,斗争的形式激烈残酷。胶东军民送黄金的过程,是贡献的过程、是战斗的过程、更是锻炼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既需智慧、也需勇气,既有集中行动、也有分散行动,既有隐蔽斗争、也有公开斗争,既有政治谋略、也有军事谋略,既有谈判较量、也有武装较量,英雄的胶东军民经受了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在贡献中升华,在战斗中成长。送出的是党中央急需的黄金,留下的是用之不竭的精神财富。

  (三)充分地展示了胶东军民的优秀品质。胶东军民以对党忠诚、对祖国热爱的革命信念,睿智果敢,拼搏创新,敢于担当,无私奉献。从抗战到解放战争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为党筹金舍身忘死、大爱无声;从胶东到鲁南直至党中央漫长的征途上,为党送金历尽艰险、无怨无悔。用“没有短缺半两,最后一两黄金必须上交党中央”的动人壮举,诠释了胶东军民的崇高情怀,谱写了胶东革命的崭新乐章。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周军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和记娱乐app正网 - 手机网页 http://www.dingniugu.com/article/10884.html http://www.ymly.net http://www.xibuhui.com http://www.chinadailyws.com http://www.dingniugu.com/article/10898.html http://www.xqhjyjd.com http://www.dingniugu.com/article/10888.html http://www.sbbk.net http://www.dingniugu.com/article/10777.html http://www.dingniugu.com/article/11291.html